殷忱

【武华】鹤敛翅「上」

【武华】鹤敛翅
—武当江鹤x华山秦迁
—bl向警示

“能跟我说说,你正思念的那个人吗。”
“他是华山万年不化的雪。”

1.
    江鹤是个武当弟子,众多武当弟子中的一个。
    初入江湖,拜了个师父,但不怎么靠谱。随意找了个地儿见了见面就向他扔给了师兄,一个华山,叫秦迁。
    好几天过去了,江鹤对这个师兄的认识还只停留在知晓名字的地步。
    不是不想见,是根本见不着,每次他给秦迁传音,都得到极其简单的回复:“打架”或者是“监狱”。

2.
    江鹤不喜欢打架,更讨厌监狱这种阴暗潮湿,环境极差的地方。
    所以他对这位师兄的初印象很差。
    好战,冷漠。
    他不是没有见过华山的侠士,大多数都是热情的,常常就还债的问题插科打诨,再不济也会礼貌的回应几句。曾经他曾以这个话题传音想与师兄搭讪,而秦迁连一个字都没回给他。
    那就算了。江鹤想。

3.
    一次意外,江鹤也进了监狱。
    他看到自己的美貌如画的云梦师父,站在火堆边上,正与一个华山弟子交流,或者说是她单方面的一直在说着什么。
    他走过去,躬身拱手:“师父。”
    那华山弟子动了动,瞥了他一眼,江鹤一抬头,正正撞上这一眼。
    江鹤不知道怎么形容当时的感觉。他只知道自己僵住了。
   明明没有流露出一点恶意,却 好像是华山的冰雪凝成剑,将他捅了个对穿。寒意从头贯到脚,骨头缝里都卡进去冰碴子。
    江鹤赶紧把目光收回去。
   “这就是你师兄。秦迁。”云梦介绍道。看来她是知道两人还没有见过面。
    “见过师兄。”
    “…”

4.
    后来三人都刑满释放,云梦又挥一挥袖子跑了。徒留江鹤和秦迁面面相觑。
    江鹤往秦迁那边儿看了一眼,见秦迁抬手揉了揉眉心,一甩袖子运起轻功欲走,不知哪来的勇气,一手扣住了秦迁的腰带,将人拽了一个踉跄。
    秦迁扭过头去,两条眉毛又扭到了一起,看江鹤的目光全然不似看一个活物,一手已经搭在了腰侧剑柄上。
   江鹤反倒露出一个微笑 “师兄……师弟我初入江湖,见识浅薄,可否得师兄指点一二?”
   江鹤想,师兄长的挺好看。就是有时候目光太吓人了,他真的是个华山弟子吗?

5.
    江鹤做梦也没想到,秦迁真的会“指点一二”。即便这指点只是秦迁在路途上顺手指给他看了几处而已。
    两人策马而行,不知不觉已过了半天时间,这之间秦迁并没有说几句话,面色也没有什么变化。
    江鹤怎么也没想到秦迁竟然会去点香阁。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拿极其珍贵的续命丸交予梁妈妈让其转交流落烟花之地的曾武当居字辈师兄蔡居诚。送完就走,毫不停留。
    江鹤一直瞄着秦迁,从他眼底捕捉到了一丝若隐若现的悲哀。
    为什么…?买续命丸的钱对于华山弟子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小数目。看梁妈妈熟练打招呼的样子,这肯定不是秦迁第一回来送了。有什么用?只是出于怜悯吗?
    有意思。江鹤摩挲着自个儿的下巴饶有兴趣。




—tbc—

肚子里有点坏水儿的武当道长和冷漠华山的故事。
想写出点儿年下的感觉。
华山不只有热情,终年的风雪终究会雕琢出一些人。
侠骨和傲骨,和有点偏执的自我,是我想构成的秦迁的大概。

评论(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