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忱

【武华】鹤敛翅「中下」


——武当江鹤x华山秦迁
——bl向预警





10.
        江鹤调整了一下自个儿的表情,对着躺在地上抖如筛糠的登徒子说“还不快走?”便见那人如同点了尾巴的狗一般刷的一下跑走了。
     
      “师兄啊,再怎么着也不能直接上去抹人脖子,更何况是……大庭广众之下。”江鹤探头过去。
     
      “……”秦迁皱了皱眉,收剑转身走了。
    
       “哎客官,您这是要住店?”小二在楼梯口拦住秦迁问道。
       
        眼瞅着秦迁步子一顿,一手又摸上剑柄,江鹤忙把小二拉到一边去塞给他一块儿碎银“劳烦,一间上房。”
    
           “哎,巧了,今个儿就剩一间了。”小二眉开眼笑“客官里面请!”
       
        就这片刻的功夫,在回眼去看,秦迁人已经没了,忙上楼去,见一屋门大开,地上掉着一枚被劈开的铜锁,小二说:“唉,那位客官怎么知道是这间空着?”
       
        江鹤心说你问我我问谁,笑了一下没说话。小二自讨没趣,甩了一下肩膀上的布巾,“那小的去给您打盆水来。”
       
        进屋去一瞧,秦迁已经在屋子里唯一一张床上躺好了,面朝外,被子拉到下巴边上,怀里抱着剑,放在被子外面的一只手似乎在做抓握状,但抓了个空,微微皱着一点眉头,睡得不太安稳的样子。
       
        江鹤示意小二将水盆布巾放下即可,不要出声。眼神四下一扫,看见床边上的的靴子放反了左右。

        真是醉了啊。江鹤失笑。

11.
  
         江鹤正准备在一边的躺椅上凑合一晚,红旗雕花的木门突然轻轻响了几声,悦耳的女声从外边传过来。
  
         “江少侠是在这间吗?”
   
        听出是师父,江鹤开门将人让了进来。
  
         云梦女子提着灯笼悄悄迈进来,小心翼翼的凑到床边上看了一眼,随即从怀里摸出一个十分陈旧的暗红色剑穗放在秦迁外边的手里,江鹤觉着师兄一下子放松了很多,呼吸平稳,也不皱眉了。
 
          “师父。”待两人离床榻稍远,江鹤行礼道。

           “嗯。”云梦女子依旧是笑靥如花,问道“迁儿刚才又动武了?”
         
          “是。”江鹤于是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你是不是觉得你师兄他很怪。”云梦女子沉吟了一会儿,说道。
  
         江鹤沉默。遂又说道:“师兄他莫名冲动…但又没存杀心,剑一沾血立刻就停手了,而且跑了好久就一定要来这家酒馆,明明喝醉了还能找到唯一的空房……还有那剑穗…”
 
          “嘘。”云梦竖起一根指头放在唇上,“出去说。”
 
          “放师兄一个人在这儿没问题?”
  
         “你那么操心他啊。”云梦笑着抬眼看了一下江鹤,“放心吧,就算是喝醉了,要是有什么让他觉着危险的东西出现,他醒得比谁都快。”
   
        江鹤把门关好,脑子里弯弯绕绕,合着自己和师父对于师兄来说还属于不能构成威胁的那一类?
   
        两人又回到楼下酒馆,夜已深了,馆子里除了他们和柜台前昏昏欲睡的小二,别无他人,云梦灌下满满一大碗粗茶才开口说道:“迁儿今天不是冲动,是真的存了杀心,他收手,只是为了不脏了自己的剑。”
   
        “为何?师兄看起来……”
   
        云梦女子突然诡秘一笑,弯眸看向江鹤的眼睛,“我可以告诉你原委,但你可小心着点,要是让迁儿知道我跟你说这些,他铁定得生我气。”
  
         “好,我明白。”

12.
   
        两人一说便是半个晚上,方是鸡鸣了,云梦截了话头,端起杯子抿了一口,“那就先说到这吧,别让迁儿醒了看不到人。他要问起我,就只管跟他讲我是来给他送那个剑穗的就成,那东西是迁儿入华山之前就带着的,宝贝的很,方才我便是回打斗的地方寻去了。”
  
         “是。”此时江鹤心里复杂的很,仍是依照礼数将云梦送了出去。
  
         诸如秦迁那见不得光的出身,过高的武学天赋和怪异的性格,又诸如为何非要到这间酒馆,为何要借醉惩治不轨之人为何能一头撞进最后的空房,而今在江鹤心中都有了答案,虽谈不上触目惊心,但相比于自己,实在太过艰难,叫人心里添堵。
  
         “一心向武,不通人性,迁儿叫华山派放下山来就是添祸害,就这么跟你说吧,就他那张脸,可不少人惦记,什么软筋散都吃了不知道多少斤了,那次迁儿拼着筋脉逆行才逃出来,要不是遇上我,多好的根骨都要废了。”耳边又浮起云梦师父的话,“一心向武,不通人性吗…怎么说的跟那些武痴弟子似的。”江鹤嘟囔了一句,见天边已经泛起鱼肚白,便从窗口呼来小二,叫了一碗甜粥,师父说了,秦迁喜欢吃甜的,二十来岁的人了,爱好还和小孩子一样。
   
        粥不一会儿便送上来了,白米炖到开了花,粘稠的盛在白瓷碗里,散着大米的香气和某种花蜜的甜香,这厢刚把粥放在木几上,那边被子动了一动,伸下来两条腿,探着穿上靴子,江鹤饶有兴味的看着秦迁穿着反了的鞋子,走了一步,愣住,又坐回去把鞋子换了一下,拼命忍住,才没有笑出声,装出一副刚刚端着粥碗过来的样子。
   
        秦迁抬头看过去,见面前的武当弟子逆着晨曦的光站在那儿,脸上带着自然而然的微笑,手中端着一碗白粥,下意识眯了眯眼睛。
   
        江鹤看着师兄那明显没睡够但被习惯叫醒,三分不爽七分迷茫的表情,觉着心里有哪儿似乎被轻轻触了一下。
  
         “早安,师兄,要不……再睡会儿?”

13.
  
         事实证明,那一碗甜粥是叫对了。
 
          “谢谢。”秦迁放下碗对一边儿坐着的江鹤说,“人情,会还。”
   
        天呐,昨天用眼神杀死我的人,今天对我说谢谢?江鹤一时没反应过来秦迁说了些什么。僵硬的撑着脸说:“啊,好。”
   
         得知是师父送回剑穗,并要江鹤跟着自己以后,秦迁并未多作表示,该跑去打擂台还是照样打,秦迁在上面打,江鹤就在底下看,耳边偶有人说“那个华山又来了。”“有意思吗?净是在欺负别人”他就眯了眼睛,轻轻一笑,全都是听旁的对自家师兄的夸赞了。
   
        见台上打了三四场后,没有人愿意上台同秦迁竞技,江鹤运起轻功跳上擂台,二指一并开了剑匣唤出四柄裹挟着真气的宝剑浮在身侧,笑得一脸春风和煦。
   
        “师兄,我来同你过过招,如何?”
 
          ……
   
        片刻后,江鹤觉着有点不对劲,秦迁的剑越来越快了,快到毫无章法,气息也明显紊乱起来,江鹤忙挡住横劈过来的剑芒,高声呼喝“师兄!”秦迁倏的脚下一顿,却刹不住前冲的剑势,剑锋擦着江鹤的脸颊刺了过去,连带着两人一齐扑倒在地上。
      
        江鹤屈肘撑住地面,才没叫两人摔惨。
   
        秦迁撑着剑慢慢从江鹤身上爬起来,几不可见的甩了甩头,按了按眉心,才冲地上的人伸出手缓缓道:“你很强。”

        江鹤清楚的看到秦迁似乎是有将唇角上牵的迹象。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恐怕真的要断袖了。

——————————————————————
首先感谢您看到这里
我这弧是真够长的…
学校就是,很麻烦。
明天会把这篇文完结。
be预警。
然后会写一写云梦师父的故事,大概也会是be吧…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