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忱

【王&肖教你背单词】 Smithereens 星芒细碎

有幸能和各位太太一起写联文!
死线小战士炒鸡羞涩///
系列走tag→王&肖教你背单词
Smithereens
n.小碎片,碎瓷片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真·大透明秦缙试图卖萌
私设有,主王肖,已交往小甜饼大概
原著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顶锅盖逃跑,第一次发lof跪求各位小天使不要嫌弃qwq
-------------------------------------------------------------------------------------------------------
哨兵:
全部被加强的五感;
与鬼魂沟通的能力;
拥有一个动物系的精神向导;
有可能预知未来;
甚至有可能用精神向导将自己的搭档从死亡带回。——百度百科
向导:
共感力较强,能够感受他人情绪,并安抚哨兵暴躁情绪的人,可将哨兵带离神游状态。共感力强的向导,甚至可以对他人的思维进行影响。一般性格较温和,较理智,但体能较弱。精神向导多为温和的素食或杂食动物。
向导大部分为女性,不过也有四分之一左右的向导为男性,比女性哨兵的比例高一些。
                                                         ——百度百科
    冬日。
    时间是下午三点,刚刚结束午休的肖时钦放双手抱头坐在床沿上思考人生。
至今人类文明与科学技术已经发展到一种疯狂的地步,地球依旧是根据地,而近旁的星系能开发的已经被开发移民,几乎是家家户户生活都和谐美满,而那些不能被开发的也经过稍微修整分配给各大军区停放战斗机械和军用物资。
    而这一切均是因为很久之前人类发生了基因突变而分支成三大类:哨兵,向导,和平民。
在极端的武力和适当的调控下,人类才得以高速发展,而成就今天的局面,虽然如此,正所谓“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为了阻止和镇压某一部分意图与政府争夺执政权,掠夺各星球驻民土地的乱党,一个强大的联盟“荣耀”应运而生,它只接纳中上实力的哨兵和向导,以及极少数的拥有高级技术的平民。
    肖时钦就属于后一类,作为最有杰出而又有天分的机械师,他不但在这个充斥着非常人力量的联盟中活的很好,并且组织起了名为雷霆的分支列队,手底下还管着不少人甚至还有哨兵,在高新科技领域独树一帜,当然战斗力也不差。
    不过现在他也许不算是平民了。
    肖时钦,男,23岁,本已经过了觉醒的年级老老实实的当着技术员,却在早晨布置工作时被队里的珍惜女性哨兵戴妍琦挤眉弄眼了半天然后支支吾吾的说了一句:“队长你……原来是个向导啊。”
尽管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自我检查之后凭着自己的理论知识已经能确定自己确确实实在睡梦中觉醒成向导,但他还是跑去霸图列队那边找资深向导兼队医且同为战术大师的张新杰做了相关的鉴定。
    “以肖队的年龄来说,还能觉醒成向导真是个奇迹。”张新杰拿着两页报告递给肖时钦示意他自己看。
    “我倒是希望这个奇迹不要出现,不过也不差……”肖时钦微皱着眉抬头,说实话他对成为向导这件事情,有些抗拒,也有些期待。突然看到一只雪白雪白的动物趴在张新杰的肩膀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甩着尾巴。
    “那是?”肖时钦冲着张新杰肩头虚指一下,他可从来没见过霸图有任何除了人类之外的活物出现。
    “我的精神体,它是只雪貂,这种东西每个觉醒过的哨兵和向导都会有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这……为什么我没有?”
    “刚觉醒情况都不稳定,而且精神体是可以脱离人类独立活动的。你不需要担心它的安危,精神体只能与精神体战斗而对敌人形成打击,而且只有哨兵和向导可以看到它们,不会像寻常宠物那样被拐走。”张新杰说。
又了解了些比起理论更有用的常识,肖时钦才与从霸图处告辞。回到雷霆之后满心期待地睡午觉,期望自己能有个帅气的精神体。
    于是乎,一觉醒来眼前依旧空荡荡的肖时钦翻箱倒柜想找找自己的精神体会不会是小型动物,未果,又跑到寝室之外的走廊里看是不是大型动物,未果。
    难不成自己真的没有精神体吗?这种万中无一的情况。肖时钦直起身来在空中一划出现一道荧蓝色半透明光屏,恰巧一条讯息弹出形成版半重叠的窗口:“新的B级任务,到阿尔图星陨石带清理一下这两年囤积的碎石和宇宙垃圾,很简单的任务,参与方:微草,雷霆,霸图。完毕~”
    八成又是叶修代理发的,如此不正经的语气还有销魂的波浪线,不用出来行动能宅在列队里是有多得意。肖时钦在心里诽谤道,手上轻点几下回复“收到。”
-------------------------------------------------------------------------
    第二日早上各列队的人集合在星舰起降坪上的时候,肖时钦受到了瞩目。
    霸图那边还好,张新杰已经向队里通了气,现下只有好奇的目光,而微草那边简直就是无以复加的震惊。
    “嗯没错,我觉醒了,就在昨天,”肖时钦对着微草列队队长王杰希那双略有差异的眼睛里疑问的目光向他解释,“因为事发突然并还没有来得及向联盟正式报备。”事实上他已经同联盟主席冯宪君通了视频,这个有些秃顶的中年人由衷的为联盟又多了一个优秀的向导而感到高兴。
    “这下我就可以给你做精神疏导了。”肖时钦控制着精神触须碰了碰隼的头,这种凶猛的鸟类对此表现出了少有的友好。在此之前,一直是由微草列队中一个叫柳非的女孩子为王杰希做精神疏导。
    王杰希眼睛里闪过一丝异彩,说:“我很期待。”
    肖时钦环视一圈,发现每个人的身上或者身边都有跟随动物类精神体,除却张新杰的雪貂,霸图列队队长韩文清脚边趴着一头硕大的狮子,王杰希肩头停着一只花斑羽毛的隼,高英杰身边跟着雪白的豹子,不过还没成成年体的样子,而自己身后的戴妍琦和方学才,一个头上顶着彩雉,一个身前挂着猫。
    好吧,肖时钦是确信自己没有精神体了,不过对于他这样一个技术人员来说有没有精神体似乎没什么大差。
一行人登上自分开的地面下缓缓升起的星舰,一只脚已经踏上甲板的王杰希突然回头对身后低着头调试多功能手表的肖时钦轻轻地说:“保护好自己。”并不是因为肖时钦突然成为向导才受到这样的待遇,而是因为两人交往多年而形成的小习惯。“放心。我会的。你也是。”肖时钦扣好手表上最后一个小钢扣抬起头冲着王杰希一笑。这样的对话仿佛充满了令人安定的力量,亦是最珍贵的保证。
    几人登上星舰后,几台颜色各异的机甲从传送带上平移进底舱。随后星舰缓缓离地。
    肖时钦习惯性的走向驾驶室,作为一个技术人员,由他来驾驶不但可以及时调控设备,还可以更好的节约时间确定航线,所以自从他来到联盟学会驾驶星舰之后,只要有雷霆列队参与的任务,驾驶员默认都是他。
按理说驾驶舱是除了燃料舱之外最危险的地方,随时有可能会被一下莫名其妙的东西击中。
    看着肖时钦走进去的背影,王杰希的右眼皮跳了一下。
    “队长——队长——我也想玩儿……”戴妍琦百无聊赖的趴在驾驶台上,口中叼着长棍儿形饼干眼睛里映出一片陨石密集的星空。
    肖时钦十指在感应屏上快速滑动,重复着选中和击毁的指令,看似简单,事实上挺耗费脑力,要考虑到面前的陨石炸开后会不会造成过多碎片波及损伤星舰等一系列鸡毛蒜皮又有些重要的事情。
   “等一下,再前进十七光年就到石头相对稀少的地带了,到时候让你试试也不是不可以。”哨兵们从达到能学习的年龄开始就涉猎各方面的知识,到了戴妍琦的年龄,几乎是个哨兵就能娴熟的驾驶非专项战斗型的星舰了,更别提如今他们乘坐的这艘最普通的突击舰。
    十七光年的距离并不算是很长,在戴妍琦吃完手里剩下的最后一根饼干时,肖时钦的双手从感应屏上撤下来,将眼镜推到额头上,二指挤压几下睛明穴,招呼小姑娘过来“行了,接下来的这一段没什么密集的陨石了,你可以操作一会儿。”
    “谢谢队长队长辛苦了队长再见!!”戴妍琦目送肖时钦从自动门里走出驾驶舱而后兴致勃勃的选中击毁选中击毁。
    这些哨兵都只是来观光的吧,就算这边是乱党经常出没的地段,这种不牵扯两方利益B级任务干嘛出动这么多人。肖时钦从在走廊里伸懒腰,转身走进休息室,果不其然看到余下的人都坐在里面,张新杰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应该是在处理霸图的一些事务,韩文清在边上打沙袋,一前一后特有节奏感,方学才和高英杰在讨论与猫科精神体的相处方式,肖时钦饶有兴趣的听了两句。王杰希手里端着一杯茶一样的东西,散发着淡淡的中草药香味,见到他进来后腾出手来在身侧的沙发空位上拍了拍。
    “辛苦了。”王杰希递过去面前茶几上另一杯茶“我没事的时候在微草那儿配的茶包,明目养神,加了点蜂蜜,你喜欢的。”
    肖时钦轻轻和他碰了一下额头,接过纯白色的陶瓷茶杯捂在手心,温度正好,“剩下的交给小戴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王杰希的右眼皮又跳了一下。
    霎时间眼前一片红光,耳边是尖利而生硬的警报“舰体受到攻击,请做好战斗准备。重复,舰体受到攻击,请……”
    封建迷信,不信不行。
———————————————————————
    肖时钦面前弹出光屏,接通戴妍琦的通讯请求,画面里小姑娘脸上有一些慌乱,但更多的是坚定和期待:“队长,左前方有两艘黑黢黢的星舰已经被我击落了!有几艘尾随在咱们后面,我才按了警报。”
    “做得很好。”肖时钦有种女儿长大了【bu的感觉。不过毕竟人家是个哨兵不是吗。
“我可以开机甲出去打架吗!”戴妍琦兴奋地差点按错感应屏。
    “我们也准备这么干。”王杰希捏了一下肖时钦垂在身侧的手替他回答,一边的韩、张二人点头表示赞同。
    “那么小高和方副队留守,主要保护燃料舱和驾驶室。”这艘突击舰并没有挂载很多炮弹,为数不多的几枚已经在刚才被用光了,这次任务没有安排敌袭的防范,就连他们几人带上机甲,也是经过张新杰和肖时钦的提醒。
    不一会儿,几人便登上机甲从底舱滑出,漂浮在无垠的宇宙中,只见戴妍琦的机甲鸾珞音尘已经拖着亮粉色的流光飞出去老远。
    肖时钦检查了雷达感应和几台机甲之间的通讯,并且收到了来自王杰希的关心,短短几个字“注意安全。”
    “收到”他回复道,随即驾驶着生灵灭追逐着鸾辂音尘的尾焰,一般情况下,分开行动的分组都是由列队决定的,这次任务,雷霆和霸图恰巧分成了一向导一哨兵的分组,由于微草列队带来的是两个哨兵,其中一人留守,故只有王杰希一人单独行动。不过有魔术师之称的王杰希单独行动,反倒能发挥更大的战斗力,他与其机甲王不留行的配合堪称奇诡,攻击方式变化多端,让敌人摸不到头脑。
    大家分开之后,王杰希的右眼皮第三次跳动,他真的开始有些不好的预感,也不知道是否因为肖时钦刚刚觉醒成向导,不过向导并没有思维混乱而暴走的危险,那么这种预感从何而来,他也并不知道。
———————————————————————
    另一边,追上了戴妍琦的肖时钦让生灵灭放出了不少电子眼,可奇怪的是,反映电子眼所录图像的光屏里有那么几个是黑色的,仿佛是信号被屏蔽了似的,这种情况在之前从未发生过,电子眼与生灵灭之间有特殊的信息传递方式,不会因为宇宙粒子的乱流和敌方的干扰而发生中断,更不可能轻易被屏蔽。除非……这是第一封针对自己而新研制的屏蔽器,而自己的更新还没有及时跟上。肖时钦在心里的小本本上记了一笔,看来是因为近来联盟事务略多而疏忽了自己的机甲,这对于一个机械师兼技术人员来说,是极其难以容忍的。
    “队长,队长,你有没有发现敌人吗?”戴妍琦与肖时 钦连同了通讯。
    “还没有,小戴。”肖时钦数次刷新那几片光屏上的影像,依然是一片黑暗,而另一片光屏上的雷达图像显示,这些被屏蔽的电子眼全是聚集在一片距此地约有十二,三光年的范围内,“不过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
    戴妍琦还没有接话,另一片光屏弹了出来,王杰希请求通讯。
    “我这边已经消灭他们了,总共七艘突击舰,母舰应该在韩队他们那边,刚才又收到张副的通讯,说他们遇到了一艘大型星舰,已经开始战斗,没有什么问题,能够解决。”王杰希看着通讯屏幕中肖时钦的正脸,没由来的一阵心悸,“你们先不要动,我用空间跳跃到你们身边去。”
    雷霆列队的综合实力相对较弱,主要是高新技术尤为突出,而且这次只出动了两人,平时引以为豪的战术布置也派不上用场,能有一个更强大的列队的人加入确实是有益的。
    五秒之后,随着一阵扭曲的空间波纹,墨绿色的王不留行出现在银白色的生灵灭身侧,两具机甲轻轻触碰了对方的肩甲表示亲昵。
   “是这样的,在这个区域,我的电子眼信号被屏蔽了,这让我很在意。”肖时钦点了点雷达地图进行共享,突然发现,刚才分散着的电子眼,此时在那个区域里被聚集在一起,好像本来自由分散的鱼被渔网捞了起来。
    “我想过去看看。”肖时钦向两位哨兵征求意见,语气中是难以压抑的对新奇事物的好奇和发现新技术后的欣喜。机械师的通病。
    王杰希和戴妍琦似乎进行了单线通话后,选择了同意肖时钦的提议,他们,与张新杰取得了联系并且确认了张新杰和韩文清已经解决了那艘大型星舰。
    “我觉得这个星舰如果是母舰的话,它的周边未免戒备太过放松,你们前往那片未知区域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张新杰一脸严肃的说,“尤其是肖队,你刚刚觉醒成为向导,身体各项还不稳定,要慎防敌方可能使用的生理武器。”
    “好的,我知道了。”肖时钦说。
    三人继续拜托了张新杰和韩文清帮他们布置好机甲的空间跳跃基点在自家星舰内后,缓缓向那片未知的区域飞去,而是坐在生灵灭的驾驶室中的肖时钦,已经开始着手绘制其反屏蔽系统的雏形。
    十二三光年左右的距离,对于三台高级机甲来说几乎是转瞬而逝,三人停留在雷达所示的电子眼聚集的区域里,环视四周却没有发现一个电子眼,与此同时,肖时钦高声道“有诈!”就在他们结束观察周边的前一秒,雷达上电子眼的标识突然全部消失了,就像是势在必得的渔夫收起了昂贵而有效的鱼饵,而生灵灭也无法取得与电子眼的联系,在这句话之后,他们三人间的通讯也被迫停止了,仿佛是有人用刀子将他们之间通讯的线转断了一样戛然而止。
    三台机甲面面相觑,谁也无法再及时理解到其中驾驶员的意思。
    生灵灭抬手做出了撤退的手势。
    正当他们准备退回刚才集合的地点,空间跳跃回自家家星舰的时候,生灵灭的反隐形雷达上突然显示出了密密麻麻的红点,少说也有百十点,正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他们三人包抄过来,而今三人无法交流,肖时钦只能祈祷,戴妍琦和王杰希也装备了隐形雷达,不过显然高等机甲的标配里包括了隐形雷达这一项,两台哨兵驾驶的机甲明显向生灵灭靠拢了不少。
    生灵灭比出了怎么办的手势。
王不留行翻出不少装置一把扫帚样的武器在它手中成型,而一边的鸾珞音尘也是如此,很明显,他们选择了与之一战,生灵灭也从手臂上翻出许多装置组成一柄枪的形状。
    按照道理说,这百十来艘隐形星舰,应该不足为惧,因为由于挂载隐形设备的缘故,星舰不能再挂载其他高伤害的武器,顶多能起到骚扰作用罢了,数量再多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而王杰希确实感觉出了哪里不对劲,操纵着王不留行半挡生灵灭身前。
    出乎意料的是,星舰并没有选择自杀式的撞击或者将炮弹倾泻而出,而是在距他们有一段距离,却又能使炮弹在命中范围内的地方悬停了下来,一艘两艘这样,可以解释为有小队收到了这样的指令,可这百十来艘全都如此,不禁令人生疑。
    这种情况只发生了几秒,接着伴随着一阵令人牙酸的上膛声,数以万计的中型炮弹冲三台机甲倾泻而出,三台机甲及时开启了护盾,随后他们发现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这些炮弹命中机甲之后,并没有像寻常那样爆开,而是突然分开,像一张面饼一样,贴在了护盾的弧面上,渐渐变成了透明的液体。在失重情况下并没有向下滴落,犹如没有实质一般,但能通过护盾向外看时越来越大的水波荡漾感感觉出这层液体所包裹的厚度。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饶是知识丰富的肖时钦,也确实没有见过这样的液体武器,联盟中的液体武器并不算少,但都没有像这样能附着到护盾上,既不腐蚀,也没有其它明显效果的液体武器。
    其余二人均表示没有见过,小心为上。
    液体武器的洗礼减减持续了三四分钟就结束了,但是由于数量众多,仍是在护盾上形成了一层液体层,远远看过去,就好像三个晶莹剔透的大水球一样,聚在在一起的液体因表面张力的原因而在失重的情况下耀武扬威肆无忌惮。
    而敌方的百十来艘星舰却在这时全部掉头开走了,仿佛他们就是为了扔些液体武器而来。
    三台高级机甲再次面面相觑。
    他们将护盾收回的时候,上面沉积的液体被甩开在宇宙空间里,仍然是三颗大水球的样子,肖时钦控制着生灵灭取出了一只试管,取样,密封,收回了舱内。
回去吧。王不留行,冲他们比手势。三人带着满脑子的疑惑空间跳跃回了自家星舰。
    肖时钦并没有注意到,应该安安稳稳呆在试管里的那些液体仿佛活过来一样渗透着试管顶部封堵着的机械。
———————————————————————
    一行人乘着星舰回到地球,而那一试管液体自然归雷霆所有。
    肖时钦回到自己的实验室里,做好一切防护措施,让机械拧开了试管的塞子,突然被一大团凝胶状物体糊在了脸上,几乎是一瞬间,他嗅到一股异香,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
    联盟医院高级看护病房里,肖时钦静静的躺在床上,呼吸平稳,仿佛就像睡着了一样。他昏迷之后,戴妍琦最快发现了异常,平时的肖队会按时陪队友一起共进晚餐,如果实验太过耗时,则会发布全员通讯提醒他们不要等他自行解决晚餐,而三天前,戴妍琦去敲实验室的门时,里面杳无音讯,这位女性哨兵运用发达的蛮力成功破开门后,发现了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肖时钦,同时惊恐的发现,自家队长身上属于向导那种和平宁静安定,能安抚人心的气息没有了。
    小姑娘慌乱了起来,首先想起的就是联系自家队长的恋人王杰希,并且连背带扛的将自家队长送进了医院。
    王杰希赶到时,空气中寂静的可怕,戴妍琦脸上挂着泪珠坐在雪白的病床边抽噎着冲他说,队长不再是向导了。
    王杰希几乎是立刻就向张新杰方明华安文逸等各列队的精英衣师请求了通讯,他们竟对这种离奇的情况束手无策。
    “现在只有一种解释了,”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说道“敌方显然是获得了肖队刚刚觉醒成向导的情报,而使用了这种特殊的生理武器试图毁掉他。”一个优秀的向导,在战场上有可能扭转整个局面。
    “而刚才我用精神触须检查肖队的精神情况时,发现他的精神触须并没有消失,而是盘根错节的搅在了一起,也就是说,只要,找到正确的方法,肖队还是有希望成功恢复成向导的。”张新杰继续道。
    “他是否再是向导我一点都不在意,我只希望他现在能醒过来。”王杰希握紧了拳头,骨节有些发白,原来这一劫是在这儿等着他呢,若早知道是这样,他就不应该同意进入那片未知的区域。
    而事实上,他们的配置已经足够完成那片区域的探索,肖时钦后续的实验准备也足够谨慎,只是这次是敌方卯足了劲要毁掉他,抓住了所有机械师都会有的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来达成目的,而己方则是猝不及防。
    “还有一个办法,”一道声音插了进来,淡淡的烟草味儿飘过来,叶修开口说:“据哥所知,小肖他还没有精神体吧。”
   “是,你遇到过这样的情况?”王杰希瞅了瞅叶修脚边体型快赶得上豹子的黄金大猞猁,并不好奇他那里知道的肖时钦没有精神体,早知道自觉醒到如今的变化满打满算也就三天,不过再想想敌方都已经制定出了相应的计划,这似乎也不足为奇。
    叶修道:“你能确认你是小肖最信任的哨兵?”
    他这句话约等于白问,在联盟几乎是个人都能看出两人间不同寻常的关系。
    “当然。”王杰希毫不犹豫的回答,他们之间的信任可不是说说而已,那是经久的年岁,一点一点堆积出来的,已经超脱寻常信任之外的更真深挚感情。
    “用你的那只隼,共享你的一切感官,进入到小肖的精神世界里,想办法唤醒他的精神体,精神世界的防备从外界攻击很难破开,向导本人信任的人则可以轻易做到这一点,”叶修说,“至于如何进入精神世界就不需要我再教你了吧,王大眼儿。比平常进行精神攻击的时候稍微温柔点就行了,我知道你也不忍心伤他。”
    王杰希没有再多说话,伸手放在了肖时钦的额头上,指尖有些冰凉的皮肤在他心头狠狠划上一道。
    他几乎没有费什么力,就进入了肖时钦的精神世界,出乎所料,这片世界里简直就是最原始的大自然,化身为隼的他展翅飞了起来,一眼便看见了最中心那棵参天的大树,树不是寻常的翠绿或者墨绿,浅棕或者深棕,而是淡淡的乳白色,通体甚至有剔透之感,隼飞了过去,停在一根枝杈上,这棵树突然像活过来了一样,无风自动。
    王杰希在枝杈间看到了一颗蛋,他踱步过去,脑内的知识告诉他,这颗蛋里面的生命已经成熟的不能再成熟了,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无法挣脱最外层的这层壳,于是他轻轻用隼下钩的喙敲击了一下白色的蛋壳,只听见一声清冽清脆的碎裂声。
    仿佛是那颗蛋自己在抖动,那道裂纹越来越大,最终将它蛋划分成了许多小碎片依次剥落下来,露出里面同样雪白的小鸟。
    百灵鸟吗?王杰希有点好奇。
    就在小鸟动弹了一下时,向下坠落的蛋壳碎片突然炸开向上升起,犹如满天星辰,于是白色小鸟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只满身斑点的隼和它背后上升的星幕,一白的巨树再次无风自动,当真是美不胜收。
    王杰希觉得,在肖时钦精神世界里看到的这些,能记住一辈子。
    一时间那种能抚慰人心的感觉又从肖时钦身上传出来。
    王杰希觉得身上猛然一轻,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肖时钦竟然在昏迷的状态下,只凭精神体的觉醒就对他进行了一次精神疏导,可以见得这位向导日后发展起来将是怎样的风采。
———————————————————————
    当叶修看到莫名出现的白色小鸟蹲踞在肖时钦枕边的时候就开始要大家离开病房。
    一众哨兵向导都心照不宣的咳嗽两声。
    王杰希嘴角勾起弧度。
    所有的向导在觉醒精神体之后,都会迎来第一次结合热,虽然这能用药剂暂时控制住,可是很显然,这里并没有那种药剂。
    而此时肖时钦眼睫颤动了几下,缓缓睁开了眼睛。
————————END————————————

评论(4)

热度(23)